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杂志> 人物> 一个人的呼吁同样精彩

一个人的呼吁同样精彩

——访明清家具鉴定专家王正书先生

2015-05-15 作者:张妮 浏览:2072 来源: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摘要

上世纪80年代,王世襄老先生用一本《明式家具珍赏》打开了中国古典家具领域研究“正规化”的大门,正是这个“开拓者”的出现,惊醒了对这个领域一直忽视的学者们,于是,紧接着出现了一批批“践行者”。

上世纪80年代,王世襄老先生用一本《明式家具珍赏》打开了中国古典家具领域研究“正规化”的大门,正是这个“开拓者”的出现,惊醒了对这个领域一直忽视的学者们,于是,紧接着出现了一批批“践行者”。时至如今,25年已经过去,国内家具研究的著作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细细纵览之,却发现其中有很多相似的“面孔”,内容千篇一律,毫无新意,抄袭拼凑现象令人堪忧,一度让人质疑古典家具的研究是否已经走至同质化的穷途末路。但是2007年,王正书先生带着他的《明清家具鉴定》一书出现在大众面前,却让众人的眼睛一亮。这本书用另一种视角对明清家具的鉴定做了深入的研究,其中不乏大量的真知灼见。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王先生严谨科学的治学态度和敢于挑战的著书精神。他从系统理论上为我们打开了一条学术探索之路,打破了目前古典家具研究领域已至瓶颈的一潭死水,就如王世襄老先生当年为国人开创了本该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具构造和门类研讨学说一样,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由这本书作为一个契合点,王正书先生便开始了他一个人在明清家具研究和保护上的孤单征途,并试图去影响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一紧迫的命题,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明代家具的保护刻不容缓


本刊:据我了解,明代家具造型简练优美、结构严谨,并带有文人雅趣,艺术价值非常高,在近几年的拍卖会中总是会拍得惊人的高价。这个高价一方面源于其自身的价值,另外一方面会不会因为明代家具的存世量比较少,物以稀为贵呢?

王正书:这个问题可以说明这一事实。出于我的职业爱好,我就常常大声疾呼对明代家具的保护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因为传世的明代家具所存无几,再不重视和保护的话,明代家具将越来越被人们所遗忘。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种距今至少已有四百年以上历史的木制品,其自然消亡更是无法挽回。


本刊:可是,为什么明代家具至今得不到有效保护呢?

王正书:这里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知识性问题,即要保护好明代家具,其首要前提是你必须能识别什么样的家具才是真正的明代家具。这里我深有体会的是,已经出版的不少古家具著作中,由于导向上的偏差而影响了人们的认识视野,许多红木仿古家具专业单位自喻“仿明清家具”,实际上有清无明。对此,马未都先生曾有过精辟提示,他说“很多我们以为是明代的黄花梨家具,其实都是清代的,仅仅是明式而已。”。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马未都先生在百家讲坛也做过论述,他认为过去我们判断传世家具年代的方法往往是纵向比,现在我们应横向看。我认为,所谓横向看就是把传世家具与同时代的其它文物作比对,利用纪年文物的时代特征,来判断家具的正确年代。这就是鉴定古家具年代的科学手段。但要达到这个目的却不是轻而易举的,因为文物考古领域中的“触类旁通”,需要更多的知识面和知识量,这是每一位古家具研究者必须具备的文化底蕴。而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知识导向不出偏差而更具科学性。

本刊:您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又在上海博物馆工作了几十年,可以说,已经积累了足够强大的资料和知识库,在认识到明清家具研究的严峻现状后,您具体做了哪些工作来应对?

王正书:我是1972年进入上海博物馆工作的。最初从事考古发掘,几十年来的资料整理和实物研究,既培养了我的兴趣爱好,同时也扩大了知识视野,提高了鉴识能力。在收集资料和考证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些在其它文物上雕刻的纯属清代的纹样,却在出版的家具图集中,常被指称为明代遗物。这一孰是孰非的问题,直接关系到对现时家具年代鉴定成果的评价问题。对此,我不敢怠慢,多年来矢志于怀、搜求以博、研思以深,最终决定著书立说,把自己的见解表达出来,呼吁更多的人加入到其中。

2007年以来为了阐明鉴定明代家具的方式方法,我出版了《明清家具鉴定》一书的同时,又在《收藏家》(第128、131、141期)杂志上从明代家具的结构到明代家具的装饰连续发表了三篇文章。2008年在中国文物学会举办嘉德国际拍卖公司承办的中国古典家具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我作了《怎样鉴定明代家具》的演讲。2008年下半年,在“常熟苏式家具论坛”和“东阳木雕论坛”上我作了《明代苏式家具的结构特征及历史价值》和《古代建筑雕刻对明清家具装饰的影响》的发言…………


《明清家具鉴定》是最有力的呼吁“工具”


本刊:您这几年为明清家具的研究和保护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尤其是刚才您提到的《明清家具鉴定》这本书,阅览过的读者都会被您书中的真知灼见所吸引,不得不说它是一本好书。现阶段明清家具研究和鉴定方面业确实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您在书中是如何论述的?

王正书:辩证地说,如果没有家具时代上的正确定位,就无法将同一时期的作品组合成一个共同体,也就不能正确归纳它们之间存在的共性,其结沦也就失去其科学性。可见家具的正确断代是学术研究的首要前提。现时国内收藏并被人们推崇的明式家具数量日增,不少藏家或兴趣爱好者也常有专著出版。在此,我们应牢牢记住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在其《敦煌学大辞典·序》中说过的一句话:“一部学术发展史告诉我们:学术进步有似运动场上的接力赛。后者总是在前者已经取得的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前进的,推陈出新,踵事增华是学术发展的规律。”


本刊:采访至今,您一直会提到断代这个问题,包括您书里面也花费了大量篇章来介绍这个问题,那在您的观点里,这断代的标尺究竟是什么?在鉴定中应如何把握?

王正书:从我长期的考古经验得出的结论,明清家具制作年代的判断,应掌握器型、附件和纹样三大要素。器型是指家具的结构形式。每一件家具的器型都有其时代性,只是相对较长和较短而言。例如圆后背交椅出现在宋代,而且一直可延续到清代,显然形制上的雷同使我们无法去分辨早晚。对此我们必须借助于该椅子的附件特征或所饰纹样的特点来综合分析。在家具年代鉴定中,对于牙条、牙头、联帮棍等结构附件的变化过去很少引起人们的重视,这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例如明代的官帽椅很少使用联帮棍,故凡见到有联帮棍的椅子,如果没有其他过硬材料可证实是明代遗物的,我们一般可将它视为清代作品。因为不同时代的家具,其器型虽然未有变,但其附件的造型在变,比如明代的家具其牙条只有直牙条和壸门牙条之分,而其壸门牙条演变为洼堂肚牙条,则已是清代的事情了。家具上的装饰,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要比器型、附件的判断更重要,因为匠师纹样的制作必是时人意识的产物,它的变异性相对要短,特别在封建社会晚期的明清时代,有的形象甚至会出现突变,例如最明显的如螭纹,螭本是人们臆造的神兽,传统的形象是张牙舞爪、狰狞可怖,但由明入清后,螭的形象由兽身变为蛇身作环体,有的甚至四肢消失,躯体分支如飘带,已约定俗成为一种吉祥图案。重视纹样的时代性不仅仅在家具鉴定上有着重要的价值,它也包括其他如玉器、竹刻、文房用品、漆器、金银器等文物的鉴定,因为同一时代、同一经济基础下所形成的观念形态是基本相同的。


本刊:听了您的观点受益匪浅,目前鉴定从哪几个方面着手,您讲得很清晰了,但是在具体的考察过程中,用标准器作比对的资料主要是来源于哪里呢?这个问题对于考证上科学不科学,严谨不严谨来说,是很重要的。

王正书:恩,现有条件能揭示明代作品原生态形像的,我认为唯从以下三个方面去考察:一是有纪年的明代传世品。可惜明代可信赖的硬木家具遗存已十分少见,故在数量上不足以应对。在故宫遗存的明代带款者,也只是为数不多的桌案和橱柜类大型漆木家具。二是明代墓葬中用以随葬的家具明器。这些明器有木质、陶质和金属质地之分。尽管由于器型较小没能完满表达其榫卯结构和省略了雕刻纹样,但对家具造型的揭示和附件配备实况的反映,是原汁原味的。三是明代出版的小说、戏曲和词话插图上的家具形像。对此曾有人怀疑这些图像上的家具是否有被美化而失真的可能。对于这一点,我国版本专家郑振铎先生曾有过针对性评价,他认为明代不少好的版画内容“几乎没有一点地方被疏忽了的,栏杆、屏风和桌子线条是那么齐整;老妪、少年以至侍女的衣衫襞褶是那么的柔软;大树、盆景、假山乃至屏风上的图画,侍女衣上的绣花、椅子垫子上的花纹,哪一点曾被刻画者所忽略过?连假山边上长的一丛百合花,也都不曾轻心的处置着。”上海古籍出版社在编辑巨著中国古代版画丛刊二编》时,在其出版说明中也对明代版画的历史和艺术价值作过积极评价,即“它以广泛的内容、多样的形式、明晰的写实画面、独特的雕刻技巧而博得广大人民的喜爱。”这里所说的“写实画面”,即肯定了版画上的家具造型的真实性。所以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说,明代不同朝代和不同画家所描绘的家具形象所体现的共性,是我们今天用以鉴别传世家具中哪些才是真正符合明代作风的重要依据。


“一个人”正在变成“更多人”


本刊:您现在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当初您在众多学者中,力排众议,提出并择善固执地坚守着不同于他们的观点,会不会觉得您是孤独的?

王正书:不会的。因为我觉得我的呼吁并不是杞人忧天,中国古典家具发展到明清时期已进入黄金时代,明式家具作为学术研究的课题来说,其完整概念既包括清代制作的明式家具,更应该包括明代制作的明式家具,故对传统家具的研究和保护,我们不能顾此失彼。目前据我所知,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林业大学已在近年相继成立了中国家具学系,这显然是古典家具研究领域中切中时弊加强研究力度而值得庆幸的大好事。更值得称道的是,南京市明孝陵博物馆领导高瞻远瞩,已成立明式家具研究会,并组织林业大学和博物馆有关专家对明代家具的文化面貌进行全面探索,全方位汇集明代家具资料并制成标本作珍品陈列。这一举措的实施不但能弥补明代家具研究实物导向的空白,同时也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即为当前红木仿古家具品种的升级换代提供范例。

本刊:我在国内一些知名的艺术论坛如雅昌艺术论坛上,也看到您的拥护者有很多,他们发帖纷纷表示对您的赞赏。其中就有一个版主这样评价您:“王先生书中很详细地从古典家具鉴定的各个方面,引导我们如何去鉴定明清古典家具,有很多自己的研究成果和看法,与先前很多专家学者观点不雷同,破旧立新,有理有据,实在是一本难得的好书!但有些观点需要后人继续论证。”您是怎样看待网友对您的评价?

王正书:我很感谢这位网友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这说明我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观点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有了共识,我想这些隐藏在民间的“高人”他们也会自觉地承担起明辨是非,保护明代家具的责任,并会把我的观点结合他们自己的心得向更多的人传播,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让我的学术观点更加“丰满”起来。另外,这位网友最后一句很中肯的评价更是让我欣慰,学术本身就是一个推陈出新的过程,世上没有永恒的真理,只有不断论证真理的学者,任何观点都是需要时间去检验的。弄清明清家具断代的问题方可更好地去保护存世量不多的古典家具,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加入。

how do you get hiv and aids sunilrav.com aid organizations
so your wife cheated on you
discount card prescription rite aid photo coupon code stride rite printable coupons
amoxicillin read xifaxan 200mg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