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收藏鉴赏> 故宫博物院现存一千余件日本漆器

故宫博物院现存一千余件日本漆器

2018-05-08 作者: 浏览:3891 来源:正大研习社

摘要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保存的《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以下简称《清档》是内务府所属造办处记载日常承领各项活计的档案,始于雍正元年(1723年),迄于宣统三年(1911年)。从档案记载来看,与雍正朝漆器制作相关的主要“作”有“漆作”、“油漆作”,...



清宫漆器

雍正朝漆器品种

成书于明隆庆年间(1567--1572年)的著名漆工黄成编撰的《髹饰录》,按照不同的制作工艺将漆器分为14大类,101个品种。

实际上101个品种的漆器是在不同时期形成的,且每个历史时期的重点漆器品种又有所不同。据《清档》记载,雍正一朝制作的漆器品种有描金漆(仿洋漆)、描彩漆、金漆、填漆、堆漆、雕漆。




描金漆

所谓描金漆是指在漆器上直接用金描绘纹饰的做法,有黑漆描金与朱漆描金两种。《髹饰录》中说:“描金,一名泥金画漆,即纯金花文也。朱地、黑质共宜焉。其文以山水、翎毛、花果、人物故事等;而细钩为阳,疏理为阴,或黑漆里,或彩金象。”

黑漆描金有如下几件可为代表:

“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黑漆描金百寿字碗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有所谓的“五福”。《尚书·洪范》称:“一曰寿、

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寿乃五福之首,因此寿字成为各类工艺品中重要的题材之一。以寿字做装饰古已有之,清代则更多。



器身内外在黑漆地上饰描金花纹。外壁满绘异体“寿”字百个,寿字沿碗壁纵横排列,字数自下而上依次为17、23、29、31个,相加恰为百寿。

内底中心描绘团花纹一,内壁绘团花纹四,其间又以团寿字相间,互为对称。足部环饰涡云纹一周。外底中心描金双线长方框内书“大清雍正年制”三竖行楷书款。

该碗于1925年典查号为“丽”字,查“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编号代字汇编”,“丽”字号的原藏地点是古董房,可见此碗之珍贵。

妆奁方形,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开启奁盖,内有一方盒,用于摆放铜镜。下部开启两扇门,内又有镂雕的两扇小门,小门内有对称的四个抽屉,底部为一大抽屉,均用于摆放梳妆用物。妆奁所需衔接处均配以银镀金錾花合页及鱼形扣。



妆奁的装饰采用了染牙和描金工艺。在漆地上挖槽,将反复琢刻、打磨的各式染牙嵌件通过粘、镶的手法填入槽中,组成多种图案。整件器物古香古色,富贵华丽,是清中期的优秀工艺品。

红漆描金漆器代表个例可见如下:

红漆描金四蝠九寿盒

雍正元年八月十一日漆作,郎中保德交喜相逢绿漆盒一件。传旨:照此形盖上画寿桃二个,底子画寿桃一个,周围墙子画暗八仙,再照此形盖上画洪福四个,周围墙子上下俱画寿字九个,画样呈览,再有画过的好样子亦画样呈览,照膳盒大小比膳盒小些的二样做四十副,盒上画暗八仙九寿四福(蝠)。钦此。

于本月十九日画得捧盒样一件,保德呈览。奉旨:照样准做。钦此。于九月二十九日做得八仙庆寿彩漆捧盒四十个并原样捧盒一件,郎中保德呈进。

故宫现存此式捧盒25件。



盒最大直径55厘米,盒为桃形,通体红漆地描金蝙蝠、桃树纹,盒内有九个桃形小盘和一个六瓣形盒,无款。从档案记录推测,此盒应为织造那尔泰进贡:

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二日油漆作,太监刘玉、张玉柱交来桃式攒碟盒十二个,系织造那尔泰进。

传旨:此盒外形好,但盒内桃碟颜色俱不好,交给海望应有收拾处酌量收拾。钦此。于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收拾得桃式攒碟盒十个,郎中海望交清茶房太监李英收讫。

雍正朝《清档》中将描金漆一律称为“洋漆”或“仿洋漆”。“洋”指中国的邻居日本,顾名思义“仿洋漆”即是指仿日本的漆艺。


▲明万历 黑漆描金双龙纹药柜,高94.5cm,横78.8cm,纵57cm


中国的漆艺悠久灿烂,为何要仿日本漆呢?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琉球漆器一千余件,它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宫的呢?

据记载,日本人认识漆和漆的特点,并把它用于装饰器物已有4000年的历史,真正的做成漆器,是在公元7世纪。公元9世纪,日本发明了“莳绘”漆器,就是我们所说的描金装饰漆器。

明永乐、宣德时期,中国与日本签订过两个条约,规定日本每十年向中国宫廷进贡一次,贡品中就有漆器一项。到了清代,大清王朝对日本实行海禁政策,康雍乾时期与日本没有官方贸易关系。

但因中国最高统治者喜欢日本漆器,臣子投其所好,购买进贡给朝廷,而此时的日本漆器则作为民间贸易品之一,不断输入中国沿海地区。


▲明万历 黑漆描金嵌银螺钿龙纹箱,高81.5cm,宽66.5cm,纵66.5cm


万历时还有一种“彩金象”的漆工艺,即用深浅不一的金箔粘着的做法。正如明代杨明对《髹饰录》作注所说:

泥薄金色,有青、黄、赤,错施以为象。

这种“彩金象”的做法使花纹具有较强的层次感和立体感。描金技法在清代康熙时期更被继承,虽无此间的署款漆器,但仍能从纹饰中辨别出康熙朝描金漆器的风貌。


▲清雍正 黑漆描金山水楼阁图手炉,通高14cm,长18.4cm,宽12.9cm


为扩大“洋漆”的制作规模,雍正七年又盖了新的“地窖”:

奉旨:园内地方盖造似觉不便,尔酌量或在西山,或在外边选地方盖造。钦此。随文奏称,若在西山选地方盖造,路途遥远奴才难以照看,欲在造办处相近地方盖造等语,奉旨:好。钦此。

于本月二十四日做得仿做洋漆活计地窖合牌小样一件,郎中海望呈览。奉旨:南面窗户若开大,仍还透灰,砌砖时开一小窗户。钦此。

雍正一朝的描金漆器得到了皇帝的重视与推崇,是对明及康熙朝描金漆器传统的继承和发展。

描漆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描漆是传统漆器中最常使用的漆工艺,即在光素的漆地上,用各种色漆绘出花纹的做法,又称“彩漆”、“描彩漆”。清代漆器中,具有清康熙朝风格的描彩漆有牡丹纹长方几。雍正时期的描彩漆漆器较多,有款、无款作品兼而有之。具“雍正年制”款识描彩漆如下数件代表:

清 雍正款红漆描彩双圆式盘


▲清 雍正款红地描彩双圆式盘

档案有记:

雍正元年正月初四日漆作,总管太监张起麟交海棠式茶盘一件。传旨:照此盘大小改做双圆式朱红漆画二龙戏珠花样茶盘几件。钦此。本日总管太监张起麟启知怡亲王,奉王谕:照此茶盘大小多画样子几张,看准时再做。

双圆式漆盘北京故宫仅藏一件,而从档案记录看此双圆式盒当时是制作了很多件的。

清 雍正款彩漆描金云龙纹菊瓣式盘


雍正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漆作附油作,首领太监杜进朝交来菊花瓣式彩漆五龙捧寿盘一件,说总管太监吕具朝传,着照样做十件。记此。于九年十一月初一日照样做得红漆菊花瓣式彩漆五龙捧寿盘十件并原样盘一件,柏唐阿李六十交首领太监徐进朝持去讫。

故宫现藏有此菊瓣式盘9件。

红地描彩漆花鸟圭式盘


▲清 雍正款红地描彩漆花鸟圭式盘(之一),长33厘米,宽18厘米

档案记:

雍正三年,正月初八日,总管张起麟交圭式红漆盘一件,说怡亲王谕:着照样放长五寸,做十个,底子照红漆盘内花样改画。钦此。于十二月二十九日做得圭式红漆盘十件并原样盘一件,首领太监程国用持去交清茶房太监李英收讫。

圭式盘仿照玉器的形制,虽都以花鸟纹装饰,但花与鸟的纹饰细节及布局略有不同。

▲清 雍正款红地描彩漆花鸟圭式盘(之二),长33厘米,宽18厘米


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批无款描彩漆作品,过去均笼统将其定为“清中期”或“清乾隆”,通过近十年的研究,我们可以肯定地认为其中有些无款描彩漆漆器是雍正朝造办处的作品,如:

黑漆地描彩漆喜相逢圆盒

▲清 黑漆地彩漆描金喜相逢纹圆盒,口径12.7厘米,高7.5厘米


盒形周正,盒面用橘红色、灰绿色和金色描绘双蝶对舞,盒内黑漆地洒金。除此之外还有黑漆地描彩漆梅花纹方盒、荷花纹方盒、花鸟纹长方盒等。

螺钿漆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早在商周时期螺钿漆器已开先河,到唐五代时是其发展的高峰,因螺钿漆器署款者极少,故其断代始终是漆器研究中的一个难点。

传世的清代螺钿漆器中除署康熙款的几件家具外,仅有的一件署款螺钿漆器就是瓷胎黑漆嵌螺钿山水纹杯托,杯托为白瓷,底有“大清雍正年制”款,盘内嵌螺钿已残缺,所饰软螺钿山水人物景,五光十色,做工精妙。


▲清 黑漆嵌螺钿花蝶纹架子床,高212cm,长207cm,宽112cm


《清档》中没有找到雍正朝制作螺钿漆器的记载,只有制作瓷胎退光漆碗的记录,可惜现在没有看到实物。

金漆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髹饰录》中谈到金漆的特点:

金髹,一名浑金漆,即贴金漆也。无癜斑为美。又有泥金漆,不浮光。又有贴银者,易霉黑也。黄糙宜于新,黑糙宜于古。

金漆即是在器物上贴金的做法。贴金的方法有贴金、上金和泥金。清代以金漆制成的漆器最著名的就是陈设在太和殿中象征皇权的金漆龙纹宝座、屏风。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十几件雍正款金漆地描黑漆缠枝莲纹盒,器型周正,金色明亮,纹饰活泼,盒底有双桃纹,并书“雍正年制”款。

▲清 雍正款金漆地描黑漆缠枝缠枝盒子及盒底“雍正年制”楷书款识

▲清 雍正款金漆地描黑漆缠枝缠枝盒子及盒底“雍正年制”楷书款识

而此类有准确纪年的金漆地描黑漆纹饰漆器,虽制作年代无疑义,但在雍正档案中却没有找到明确的记录。

描油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描油是以油代漆,在漆器上画出花纹的做法。以油与以漆描绘的不同之处在于,油可调制出任何颜色,描油色彩变化多,纹饰绚丽多彩,可取得描漆达不到的艺术效果。

▲清雍正 描金彩漆包袱式纹长方形盒,高12.1cm,长22cm,宽11.5cm


描油的做法早在战国时就已使用。据考证,战国时用桐油或苏子油来调制漆,明代则使用密陀僧调油漆。

《髹饰录》中谈到描油的特点为:

其文飞禽、走兽、昆虫、百花、云霞、人物,一一无不备天真之色。

▲纹饰虽以描金为主,但“包袱”部分的锦纹却为描油漆器,色彩醒目艳丽,

说明雍正朝造办处确实制作过描油漆器。


故宫博物院藏雍正款描油漆盒十几件,口径在50厘米左右,过去一直认为是描彩漆作品,这次经认真辨识,可以确认是描油漆器。盒为香色地,通体用红色、橘黄色、白色、绿色、粉色等描绘花纹,盒底绘双桃及“雍正年制”款。

这十几件盒除一件盒面能够辨认出绘双桃纹外,其余因其描油的颜色或脱落或变色,原有花纹已模糊一团,皆无法辨认花纹具体形状。这应是所用“油”的质量不过关造成的。这批带有“雍正年制”款的描油漆器在档案中没有制作记录。

填漆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髹饰录》曰:

填漆,即填彩漆也。磨显其文,有干色,有湿色,妍媚光滑。又有镂嵌者,其地锦绫细文者俞美艳。

由此可知,填漆有“磨显”与“镂嵌”两种方法。

▲清乾隆 填漆戗金凤纹莲瓣式捧盒,高15cm,口径32.5cm

填漆的做法为:

漆胎上髹漆以后,在漆面上雕浅而平的阴纹;雕成之后,以所需的色漆填入阴纹,填入之漆需浓厚,或高出漆地表面,经磨显才能与原漆地平滑一体,再经推光而成。填漆作品表面平滑、光亮,用手抚摸细腻润滑,具有完美和谐的艺术效果。


▲清早期 填漆戗金龙戏珠纹宴桌,高86cm,长135cm,宽101cm


雍正档案中有过三次制作填漆的记录:

雍正元年正月二十八日漆作,怡亲王交填漆花盘二件,王谕:照此样做二件,俟呈览活计时要用,于九月二十八日做得,呈进讫。

雍正元年三月十四日漆作,怡亲王交旧填漆小圆盒一件,王谕:着照样做一件。遵此。于十月初十日照样做得填漆小圓盒一件并原样漆盒一件,怡亲王呈进。

雍正八年正月初四日漆作附油作,首领太监萨木哈持来填漆入角长方盘一件,说太监王守贵传,着照样做二件。记此。于十月二十七日,照样做得填漆入角长方盘二件,柏唐阿李六十交太监马进忠持进,交太监王守贵收讫。

以上三条档案清楚地交代了制作填漆的具体情况,遗憾的是现在很难从清宫遗存的漆器中将其分辨出来

雕漆

故宫博物院现藏日本漆器一千余件,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家具篇

雕漆是中国漆器发展史中最重要的发明与创造,据载,雕漆始于唐代,宋元明清均有制作。而有清一代,雕漆只在乾隆时期得到高度发展。

▲清红雕漆云龙纹罗汉床,高108.5cm,长231cm,宽125cm

雍正四年档案中有要求制作雕漆的记录,但没有结果:

雍正四年三月十三日油漆作,员外郎海望持出雕漆荔枝盒一件。奉旨:此盒做法甚好。着问家内匠役,若做得来,照此样做几件。将原样擦磨收拾仍交进。钦此。于本月二十七日收拾得雕漆荔枝盒一件,员外郎海望进讫。


▲清乾隆 红雕漆“五蝠捧寿”鼻烟壶,口径1.9cm,高7cm

而五年的档案中则记录有制作出雕漆的记录:

雍正五年九月十一日牙作,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初十日郎中海望持出雕朱漆小圆盒一件。奉旨:着照样做圓盒一件,钦此。于六年五月初四日,做得雕朱漆小圆盒一件。怡亲王呈进讫。

这条记录可以清楚地看出雕漆盒是由牙作工匠完成的。

雍正皇帝45岁登基,此时大清国有很多大事要事等待他处理和定夺,可谓日理万机。但百忙之中的雍正帝却对造办处制作的“物件”非常有兴趣,几乎每天都要过问,并提出很多具体的“要求”,不像是皇帝,倒更像是“总监”。


▲雍正帝读书像轴

雍正皇帝对漆器制作的要求是“精细”、“文雅”、“入骨”。这一点从雍正漆器中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我们现在已无法理解,为什么高高在上的皇帝对这些区区小事如此上心,后人只能揣测,雍正皇帝也许用这种“养眼”的方式,缓解来自理政方面的压力。

在漆器研究中有一个值得探讨的现象:

就是有些有明确款识的雍正漆器,如雍正元年吉月款的“黑漆描金云龙纹长方箱”;有些无款漆器过去认为是乾隆的作品,但在雍正档案中却又有明确记录,使我们的认知有了提高,如黑漆描金包袱式盒;

有些无款漆器明显地具有雍正风格而无记录,如描彩漆荷花纹方盒等;

还有一些有款漆器,像描油漆盒、金漆盒、螺钿盘等,数量巨大、且是标准的宫廷风格的漆器,却在档案中找不到只言片语的记载。

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雍正二年四月十二日珐琅作,郎中保德奉旨:嗣后凡有所做物件有可以刻得年号者即刻年号钦此。

这是雍正二年的圣旨,胤禛的指示清楚明确,然而我们今天看到的文物却与这条记录有距离。特别是雍正朝的器物,如前述四种情况非常突出,实际上不仅是漆器类,其他类别的文物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



这种情况说明,一方面我们今天看到的造办处制造档,仅仅是当时制作器物的一部分情况,其记录并不全面;另一方面造办处工匠自己主动给皇帝制作的物品并没有记录;再者,档案记载的制作某件东西,大部分情况下描述得很模糊,使我们今天无法将其与所见文物一一对应起来。这一点是在利用造办处档案研究清代各类文物时不容忽视的。


【来源:正大研习社   编辑: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参阅:

【1】《清宫造办处档案总汇》,人民出版社,2005年.

【2】王世襄:《髹饰录解说》,文物出版社,1983年.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