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工艺设计分会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首页> 拍卖快讯> 2018年老红木家具开涨,四张红木靠背椅拍了1386万!

2018年老红木家具开涨,四张红木靠背椅拍了1386万!

2018-04-03 作者: 浏览:1631 来源: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摘要

2018年1月26日,在【台北中正2018迎春拍卖会】杂项专场中,0212号藏品红木插牌椅四张、茶几二张(六件套)以1386万新台币成交。折合人民币304.92万元。

2018年1月26日,在【台北中正2018迎春拍卖会】杂项专场中,0212号藏品红木插牌椅四张、茶几二张(六件套)以1386万新台币成交。折合人民币304.92万元。


在网上公开的拍卖信息中,对于该椅的尺寸和年代没有详细介绍。藏品说明中,也只一句:红木家具市场价水涨船高,老红木更是甚少。





台北中正拍卖的这件红木【插牌椅】,在国内有【屏背椅】、【屏风椅】、【插屏椅】等多种常见叫法,属于靠背椅的一种。

中国古典家具的座椅可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有扶手的。如官帽椅、太师椅、圈椅、交椅等;

一类是没有扶手的。只有靠背,没有扶手的椅子都叫靠背椅(《明式家具珍赏--王世襄》)。常见的靠背椅有:灯挂椅、一统碑椅和屏背椅等。

这次台北拍卖的这件为靠背椅中的【红木镶圆大理石侧角屏背椅】。




屏背椅的主要特征,是将靠背做成屏风的样式,多在靠背上镶云石、嵌瓷片,或镂雕瓶、碗等图案。

之所以叫【侧角】,主要是在背板和椅面相交处,置站牙做衔接,使背板整体看起来像一个有坐脚的独立屏风,江南一带将其称为“侧角”。




镶大理石屏背椅出现的年代较晚。被认为是清代中期以后,从镶大理石扶手椅简化而来。

2016年,国内一件器型、做工均和本件高度相似的老红木屏背椅,被断代为约光绪后期,本次拍卖的屏背椅应是同期作品。




因这件红木屏背椅皮壳较厚,从图片已无法看出纹理,《红木》国标中又将33种红木木材统称为红木,所以,这件《红木屏背椅》具体是哪一种材质,一些木友可能会有疑问。

“红木”一词,以前一直是专指现在的大红酸枝(交趾黄檀),是作为黄花梨、紫檀告罄之后的替代品引入国内的。清乾隆年间开始,红木家具进入宫廷,随后数量猛增,到清晚期,已在宫廷家具中占了重要地位。到了民国时期,为区别于进入国内的新红木(巴里黄檀),有些地区改称其为“老红木”。

 民国时期《古玩指南》一书也指出:“唯世俗所谓红木者,乃系木之一种专名词,非指红色木言也”,木质之佳除紫檀外,当以红木为最“。

虽然2000年制定的国标将“红木”规定为33种木材的统称,但在收藏市场上,讲到“红木”或“老红木”时,还是一直专指大红酸枝(交趾黄檀)一种。




与紫檀、黄花梨家具相比,国内的老红木家具相对要多,清末民国的屏背椅也是其中较常见的一种,国内收藏爱好者之间流通的也相对比较多。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内外收藏市场中,黄花梨、紫檀老家具动辄以几千万成交,最高记录不断被刷新,而老红木家具的价格则不温不火,没有太多亮眼表现。

现在,可流通的黄花梨、紫檀老家具已越来越少,价格也高到难以企及的地步。老红木作为紧随黄花梨、紫檀之后的“三大贡木”、“老三样”之一,同样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而目前红木家具的价格还算洼地,也越来越受国内外收藏家的重视。

本次台北拍卖,这件红木屏背椅折合人民币300万的成交价虽然出人意料,但无疑是老红木家具收藏市场的好消息,或将使老红木家具进入一个新的价格区间。


台北中正2018迎春拍卖会杂项专场成交价TOP20

同时,在原材料市场上,大红酸枝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就一路上涨。常规径级的主料均价现已在30万以上,40公分以上的精品老料,吨价已在百万以上,论板卖的大宽板卖是高的令人咋舌。

在原料和新家具上涨的推动下,老红木家具上涨也是趋势。

归结起来,也就是藏品说明的那一句话:红木家具市场价水涨船高,老红木更是甚少。

【来源:余记古典工艺   编辑: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