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收藏鉴赏> 康熙御制黄花梨大四件柜现身北京保利秋拍

康熙御制黄花梨大四件柜现身北京保利秋拍

2017-12-13 作者: 浏览:2083 来源:雅昌

摘要

这是摘自《诗经·大雅·卷阿》的两句诗,正可印证本期所述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的装饰题材。翙(hui)翙,是羽毛扇动空气的声音。高手作画,能借助视觉,引发观者触觉、嗅觉、听觉乃至记忆的联想,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四件柜,因高超的设计和...

禹贡(二)——康熙御制黄花梨大四件柜

预展时间

2017年12月14日-12月17日

预展地点

全国农业展览馆

拍卖时间

2017年12月18日19:00顺延

拍卖地点

北京四季酒店A厅

 

Lot 5178 清水山房典藏 清康熙御制

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成对

高314厘米 宽156.5厘米 厚77.5厘米

备注:

1.北京龙顺成硬木家具厂旧藏,1956-1983年;

2.李翰祥“清水山房”旧藏,1983-1996年;

3.中国嘉德,“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1995.10.9,lot848;

出版:  《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家具工艺名表卷》,故宫出版社,2013年。

估价待询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

这是摘自《诗经·大雅·卷阿》的两句诗,正可印证本期所述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的装饰题材。翙(hui)翙,是羽毛扇动空气的声音。高手作画,能借助视觉,引发观者触觉、嗅觉、听觉乃至记忆的联想,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四件柜,因高超的设计和精湛的雕刻,也让观者恍惚能听见鸾凤羽翼扇动的翙翙声。

 

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为康熙御制宫廷家具中的典型器,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其巨大的尺寸、精湛的雕刻和上好的黄花梨用料。

顶箱柜是北方地区常见的一类家具,上有顶箱,下有竖柜,一对合为四件,故又习称大四件柜。

柜所用黄花梨选料甚精,门板等处多是一板开出,纹、色基本一致,久在北方,色如蒸栗,质如琥珀,温润可人。

柜尺寸巨大而比例关系甚佳,近观震撼,远观清秀挺拔。尺度关系很有规律性,宽为高之半,厚为宽之半,两柜并列为正方形,法度严谨。

柜门为落膛镶框做法,边框内侧起有压边线的委角线。柜门为在厚板上深浮雕图案装饰,饰太湖石、牡丹、鸾凤纹,点缀有兰草、菊花。

上方飞舞,五根长尾羽者为凤。凤鸟双翅伸展,飘带般的尾翼张开,若波浪般律动,数十米外就抢入人的眼帘,似乎能让人听到羽翼扇动的声音,极富装饰性。凤鸟首、身、翅、尾呈现出团圞的外形,接近团凤纹,动感十足。

立于石上,气宇轩扬,昂首欲鸣,一根长尾羽者为鸾。太湖石上的鸾鸟昂首挺胸,首和身皆一致朝向斜上方,双腿相错,一翅稍展助力,如机弩之欲发,作势欲飞状。尾翼则自然往后飘动,强调身体的动势。

闷仓板上为双鸾纹,相对而飞,颌下有云纹状垂冠,与柜门上鸾纹稍有差别。鸾凤互相召唤,嬉戏穿梭于牡丹花下,是传统的“凤穿牡丹”图案。顶箱图案布局与底柜类似,细节又有变化,鸾和凤盘旋飞舞状,回首相顾。

鸾凤周围点缀有连云纹,采用平底起坡的雕刻方式,边缘铲阴线强调,层次分明。柜下有闷仓,闷仓雕双鸾对飞,中饰四角云纹,延续明代样式,周围布连云纹。

整个看来,黄花梨材质花梨妍美,柜体偌大的尺度形成一个大型的舞台,其上湖石生矣,牡丹发矣,鸾凤穿行、飞翔其中,似乎能闻青鸾鸣叫召唤,能闻飞凤羽翼摆动,恍然是一人间美景。然而闷仓板上云凤纹的出现,似乎在暗示这样的美景是人间稀有,天宫神仙才可拥有。

大柜上计有20只鸾凤,图案和布局甚为考究,顶箱的鸾凤盘旋为旋转的“o”形,底柜的鸾凤其实是斜向相对,形成“X”形,闷仓板为向内的“一”形,牙板又是向外的“一”,这种构图的处理,颇具匠心。

牙板壸门式,有转折并翻小牙,为清早期常见牙板样式。牙板边缘起阳线,至中间交缠后演化为缠枝莲纹,为较典型的康熙时期样式。

柜侧山板采用落膛起鼓做法。背板另起子框镶板,以销钉固定于框架之上,所谓活拆式,俗名“活拿”。

竖柜顶上边缘起边线,和顶箱如子母口般结合,安稳无虞。

黄花梨鸾凤牡丹纹顶箱柜,无论题材还是尺度,都是世所罕见。题材而言,以凤纹为主题的黄花梨或紫檀顶箱柜,包括清宫旧藏的家具在内,目前尚未发现第二例,足见其珍。尺度而言,高度在3米以上的黄花梨顶箱柜,目前所知只有北京瀚海2004年拍出的黄花梨云龙纹顶箱柜。其高320厘米,宽190厘米,厚75厘米。其实普通顶箱柜,多在两米稍过,两米五以上的也很难见到。

巨大的顶箱柜以上好的海南黄花梨制成,如果根据康熙时期的物件和工料价估算,费用在500两银子以上,需要制作一年半以上时间。通过咨询仿古家具业界资深行家,知道现在制作这样一对大柜,耗费4500斤左右黄花梨原材料,按照目前材料价格核算,仅制作这样一对大柜的材料费用就在4000万左右。然而,如果材料配制要达到这对顶箱柜的水平,恐怕成本还要升高很多。

凤穿牡丹纹是传统的装饰图案,凤纹在明清时期则是后妃的象征,绝非民间可私自应用。此对大柜上的凤纹特征:扁首,略似稚鸡,脑后有长羽冠,末端卷而上扬。喙弯而微张,近乎鹦鹉。喙上有如意灵芝形冠,边起阴线,与鸾凤周匝的云纹相近,宛转富丽。典型丹凤眼,细长,眼下有卧蚕。丹凤眼的刻画极为精彩,是在凸起的凤首上以线刻手法表现,走刀爽利而曲线流畅,将鸾凤长目含威的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脑袋与脖子交界处有明显的耳,鸾凤五官俱全,概是与人相比拟。鸾凤长颈如鹤,颈上毛发炸起若荆棘,凛然不可犯状,更显英武。身躯、翅膀、腿足和尾翼上的覆尾羽,都接近鹤。尾翼则为典型的孔雀尾式,这是自晚明以来常见的一种样式。凤纹特征和动态,都是清早期尤其是康熙时期极为流行的样式

牡丹花头的造型,尤其是顶柜太湖石旁的牡丹花头,两边生出,如同牛犄角般,故而被称为“双犄牡丹”。这种双犄牡丹一直被认为是康熙时期最为盛行,在瓷器、织绣等工艺品中大量应用。

无独有偶的是,上海博物馆藏有一对紫檀云龙纹“方角柜”,据馆方介绍高222厘米,宽159厘米,厚78厘米,而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的底柜高220厘米,宽156.5厘米,厚77.5厘米,如果考虑到测量的不准确和数百年来顶箱柜因为修整造成的尺寸变化,两者当初的尺寸应该是相同的。在综合后面的判断,我们可以推之,其实上海博物馆所藏这对“方角柜”,应该是丢失了顶箱的顶箱柜.

这两对柜子,尺寸几乎相同,各处外框、门框乃至横竖枨的宽度和比例,都是一样的,柜门装饰都是起地浮雕,柜门都是龙或凤一上一下的布局,甚至云纹的雕刻手法都是相近的。它们侧山都是采取落膛起鼓的做法,正面和侧面牙板的轮廓曲线也完全相同。这两对柜子即使不是同一批制作用于对设者,也是其中一对为参照另一对制作而成。紫檀云龙纹顶箱柜的云龙特征,是清康熙至雍正时期的特征,这符合黄花梨大柜为康熙时期御制的判断。

在黄花梨鸾凤纹顶箱柜的柜门框内侧,发现刻有“宇号左” “宇号右”“洪号左”“洪号右”的标号。“宇”和“洪”为千字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中的两字,如此推算,或许当年还有“宙”“荒”两个字号的顶箱柜陈设在一起。紫檀云龙纹顶箱柜未得审视,让人无限遐想,也许恰好是这两个字号。

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上所饰凤纹、流云纹、四角云纹、双犄牡丹纹、缠枝莲纹,无一不是康熙时期流行的纹饰,都是其断代的重要参考。

此对大柜为清水山房旧藏,清水山房大名鼎鼎,为香港导演李翰祥的收藏堂号。李翰祥导演是早期重要家具收藏家,其收藏以来自龙顺成硬木家具厂为主,其中数件见录于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1995年北京嘉德“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拍卖,则是国内第一个家具拍卖专场,出现在该场的很多家具,都已经成为收藏界的明星,诸如2015年北京保利秋拍,清水山房旧藏的黄花梨螭龙纹方台,以2587.5万人民币成就,除了家具本身的优点外,也必有借助于清水山房这个名声赫赫,流出有序的收藏过程。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则是清水山房专场时的压轴重器,也是该场唯一估价过百万的。

李翰祥(1962--1996),其身后即为本对顶箱柜,香港著名导演。中国古典家具是李先生众多藏品中的一部分。1995年,其“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是中国家具在国内拍卖的首次亮相,也是国内第一个私人收藏专场。

明清家具专家张德祥先生为我们讲述了李翰祥收藏这对大柜的始末,熟料竟然有好多我们所不知的细节:

看到这对黄花梨雕凤大四件柜,倒是让人回忆起很多往事。

1983年底,王世襄先生正在编著《明式家具珍赏》,由我推荐,将北京硬木家具厂(也即现在的龙顺成)的18件家具作为实例收录在书中。当时这对雕凤大四件柜就在硬木家具厂,本来王先生选中了,想拍照片放到书里。那是冬天,特别冷,这柜子本来就大,还放在库房靠里头,拍照的话要一件件倒出来,三米多的大柜子,最少四五个小伙子抬,又搬又擦,还要找一大地方,挂上背景布,才能拍摄。摄影师是个二十八九的小年轻,当时就不愿意干了,死活不去拍了。加上条件艰苦,场地又小,王先生只好放弃了,但非常遗憾。王先生嘴里直念叨,哎呀,这孩子不懂事,遇见这么好的东西还打坠坡了!“打坠坡”是句俗话,意思跟撂挑子差不多。后来出书的时候,用的是故宫的一对百宝嵌大四件柜,明眼人都知道哪个效果更好。

当时的硬木家具厂,主要有两个库,一个是南库,比较大,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在那。还有一个东库,这东库放着的是没有修过的,都是好东西,老师傅们不大愿意让卖的,自己看看,干活时学学,惜售!一般人也不让去。我曾讲过,当时王先生出书,都是利用周末,悄没声的拿出来拍照。还有楼上,是修好的东西。这对雕凤的柜子,就放在东库。据鲁班馆的老人们讲,这是当年合营前一个老掌柜用50根金条买下的镇店之宝。那时候,北京硬木家具厂的领导委托我,帮忙找点客户,卖点家具好年底发奖金。另一边正赶上香港导演李翰祥在北京拍完《火烧圆明园》,他喜欢家具,听说我眼力好,懂家具,请我帮忙掌眼。这两忙儿一起帮,我就带李先生去北京硬木家具厂挑家具去了。有一次,先在南库看,完了我忍不住多句嘴,不是还有东库么,打开看看?其实就是心里琢磨着这个柜子呢。当时龙顺成有两对特好的大柜子,一件是金丝楠的,满雕云龙,市场现在到处在仿那个。另一对就是雕凤的。硬木家具厂把金丝楠这对看得重,记得好像要6万,而这对凤纹大柜,要2.5万。当时一般的素的黄花梨顶箱柜,6千块钱就能买到,所以两对柜子也都不算便宜。李翰祥一问价呢,还有点犹豫,可能是想砍价,我赶紧告诉他,可别砍黄了,这东西不好买到,捡漏了,赶紧拿下。就这样,李翰祥买了这对柜子,放在团结湖家里。对于我来讲,那时候没钱,买不起,心态就是想着找一好人家买了,有个着落,这不有机会还能看到么,这是一点私心。

李翰祥把这对柜子看得很重,放家里摆着,也很气派。1995年,李先生为了盖影视基地,筹措资金,就把收藏的这批家具放到嘉德拍卖,就是那场有名的清水山房专场拍卖,28件家具中,这对大柜是压轴的,放最后,估价最高,是全场唯一过百万的,150万到200万。那时候一是贵,二是认知不同,听说后来没拍掉,底下易主了。

黄花梨大四件柜,也就是成对的顶箱柜,素的多,雕花的比较少;二米多高的多,三米以上就少见了。这对黄花梨凤纹大四件柜,雕的活络,图案布局也好,有章法,有画意。凤穿牡丹,题材也很讨喜,寓意吉祥,不俗气。应该是宫里的东西,后妃用具。柜子体量很大,站旁边挺震撼人的,但是远看一点儿不笨,比例处理的好,一般顶箱方一点的多,这个顶箱瘦高,所以整个看起来挺拔、轻巧。保存状态也好,连活拿的背板都是黄花梨的,红料,油亮油亮的,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很爱惜,经常擦擦,皮壳养出来了。

这一眨眼就是三十多年,又见到这对柜子了,让人唏嘘!

我们邀请张先生就这个柜子做点视频采访的时候,张先生长叹一声,说看到这个柜子,想起了很多跟这个柜子相关的故人,大多都已经作古,看到柜子,就想到当年的那些人和那些事。

原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著名学者柯惕思认为“四件大顶箱柜是柜类中的王者,无论什么材质,例如樟木、楠木、髹漆、紫檀、黄花梨、红木等,都能展现其凝重雄伟的气势,而黄花梨凤凰牡丹纹四件大顶箱柜除此之外,同样蕴涵着妍秀之美。大型家具需要搭配宽敞的堂屋……此黄花梨凤凰牡丹纹的四件柜子也为清三代作品,其款式、工艺、材质、纹饰皆属一流。样式巨大、比例匀称;柜架细长又线脚精致,暗榫结构颇为讲究;黄花梨材质均匀淳美;凤凰牡丹浮雕妍秀,却不浮夸。装饰龙纹的顶柜常见,而带凤凰纹者罕见。此黄花梨凤凰牡丹纹的四件大柜很有可能与皇后或贵妃有关。即使不考虑其使用者品级,也是四件顶箱柜实例中最秀美者之一。”

明清家具研究专家张辉先生认为这大柜 “体量雄奇,大山堂堂,其貌华滋丰美,如诗如画……这是一件承载明式家具能工巧匠光荣与梦想的重器,殿堂级的极致,见证历史的巅峰和历史的繁华。我乐意把它看作是一首明式家具的赞歌,飘在空中,会引发多少收藏家的诗意,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明清家具研究专家谭向东先生从统计角度,阐述了大柜的珍稀之处外,还指出“凤纹雕刻,无不华丽高贵、精美绝伦,绝非等闲之辈的俗手所为,可见物主非富即贵。而这对黄花梨顶箱柜,是唯一以凤纹装饰的黄花梨顶箱柜,可称孤例。该柜无论从体量之巨、选料之精,还是从做工之严、雕琢之美,无不显现出其出身之高贵,且极有可能出自清宫造办处。”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