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设计论坛> 中国艺术家具总论

中国艺术家具总论

2017-06-09 作者:张天星 浏览:1874 来源: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摘要

艺术并非遥不可及,也需融入生活,走进大众。家具是艺术的载体之一,也是文化的象征,所以家具也需艺术化。艺术与家具的结合,使得设计与工艺密不可分。艺术脱离家具,将无法传承,家具脱离艺术,将失去文化性,故艺术家具是时代的产物,文化的沉淀。

   艺术并非遥不可及,也需融入生活,走进大众。家具是艺术的载体之一,也是文化的象征,所以家具也需艺术化。艺术与家具的结合,使得设计与工艺密不可分。艺术脱离家具,将无法传承,家具脱离艺术,将失去文化性,故艺术家具是时代的产物,文化的沉淀。

1艺术家具的发展

艺术家具既然是时代的产物,便不存在时间的限制。古时有艺术家具,现代也不例外。1940年,约翰.C.富古森在其《中国艺术研究》一书中,将中国的传统家具称为“艺术家具”,但是,当时“艺术家具”之称号在中国并未被采用。1998年上海第一个以红木家具为代表的“艺术家具”市场(红木馆)成立,“艺术家具”之称号开始萌芽;2006年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工艺设计分会在上海解放日报开设“艺术家具”专版,拉近了时尚与技术、艺术与学术之间的距离;2007年,新民晚报的“艺术家具”专版和“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相继成立,涉及的内容颇为广泛,如设计与工艺、风格与流派、木鉴、市场分析等,为艺术家具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推动其进入形成与发展期;2008年,首届中国(上海)国际红木艺术家具展的举办以及《艺术家具》杂志的出版,使得“艺术家具”步入了成熟阶段。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需历经萌芽、形成与发展以及成熟期,艺术家具也不例外,日渐成熟的“艺术家具”的称号越来越深入人心,被颇多的媒体以及家具企业所采用。

2 艺术家具的范畴与界定

2.1 艺术家具的范畴

中国家具种类繁多,不仅局限于中国传统家具范围之内,也包括中国现代家具。中国艺术家具隶属于家具之范畴,种类自然丰富多样。

在时间上,可分为古代艺术家具、近代艺术家具与当代艺术家具;从材料上,可分为木质家具(漆木家具与硬木家具两大体系)陶石家具、竹藤家具、金属家具(青铜、不锈钢等)等;从风格上,有古典家具、海派家具、新古典、新海派、新中式与新东方之别;在流派上,有苏作、晋作、广作、京作、鲁作、宁作、仙作、东作等之分.

2.2 艺术家具的界定

对于艺术家具的理解,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艺术家具应该偏重艺术性,有人则认为应侧重于工艺性,之所以说法不一,观点有别,是因为每个企业的立足点不同,如在传统家具行业中,工艺性较为重要;而现代家具企业与高校的家具专业则认为艺术性较为重要。郑曙旸先生曾经以他的观点诠释了艺术家具的内涵(具有使用价值,形状独特而美观的家具),此种形式的阐释有些片面,过于突出艺术造型的重要性,艺术家具理应是艺术、技术与时尚的综合体。

对于艺术家具的理解因行业而异,平衡艺术与技术的关系,拉近时尚与经典的距离,是艺术家具的精髓,所以工艺与设计的结合是艺术家具与普通家具的区别所在。任何事物的存在都具有一定的条件性,艺术家具也不例外,时代的差异性、造型的优美与工艺的精湛等都是其存在的条件。除此之外,家具与人朝夕相处,是使用群体审美水平的缩影,故艺术家具也是人文(human center)家具。

综上可知,艺术家具应是具有时代精神,文化意蕴,并造型优美,工艺精湛,代表某种生活方式的人文家具。

3 艺术家具的特征

时代的差异性,决定了艺术家具的形式是可变的,但是有“根”之设计(工艺与设计的高度统一)是永恒的主题,也是艺术家具的特征之一,除此之外,使用价值、艺术性、适用性与经济性也是其特征的重要表现。

3.1 使用价值

    使用价值是一切商品的共同属性,艺术家具属于商品,自然也不例外。家具与艺术品不同,必须具有可供人类使用的价值。由于艺术家具自身所具有的使用价值,才使得其实用性成为可能。

艺术家具不能脱离使用价值而独立存在,温浩设计的“凭几”离艺术很近,但是离生活却很远,使用价值甚微。家具作为人类文化的载体,承载着不同的文化形式,艺术与文化同属精神层面,需要与实体(物质层面)加以结合,否则会过于抽象,脱离使用价值的家具,不属艺术家具之列。

3.2 工艺与设计的高度统一

中国家具讲究内外兼修,表里如一,工艺和设计的密不可分是中国家具的最大特点之一。对于“工艺”的理解,古时和今日有所不同,中国古时之工艺,既有工,也有美,既包括设计过程,也包括制作过程。工业革命以后,“工艺”的概念被等同于“技术”,将设计过程排除在外,使得其概念被缩小。

从夏商时期的家具起,中国家具一直遵循着工艺中有设计,设计中有工艺的规律,艺术家具作为中国家具的一部分,也不例外,无论是人人皆知的明清家具,还是颇有争议的海派家具,亦或是处于摸索阶段的新中式、新东方等创新类家具,均需将工艺与设计高度统一。

3.3 艺术性、适用性与经济性

设计与艺术难以分割,在无机器设备的古时,设计=手工艺+艺术;在工业高度发展的今天,设计=技术+艺术。工艺与设计难以分割是中国家具的“设计之根”,无论是在古时,还是在当下,家具均需有艺术的参与,工艺的配合。艺术与家具的结合,是文化走进生活的捷径,是艺术融入大众的桥梁。艺术性和实用性犹如孪生兄弟,缺一不可,过于强调功能性的家具最终会重走“国际现代主义”之路,因而艺术性是提升家具视觉美的有效途径。

家具与生活方式息息相关,低型家具离不开席地而坐,高型家具离不开垂足而坐,故设计适合的家具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重己役物,致用利人,这便是艺术家具的“适用性”。适用性是某种生活方式的代表,文震亨曾在《长物志》中论述到“适用性”之原则,适用性与人如影随形,可见古人已意识到“适用性”与“生活方式”之间的联系。艺术家具是与时俱进的,今天的骄傲终将成为曾经的辉煌,今日的时尚也将成为明日的经典,古代、近代艺术家具如此,当代艺术家具亦如此,欲想使之延续不衰,成为永远的巅峰之作,必须将“适用性”融入艺术家具的设计之中。

设计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其目的是为物品、过程、服务以及它们在整个生命周期中构成的系统建立起多方面的品质,是人对物的一种行为。因此,设计既为创新技术提供传播的平台,也是人性化的重要表现方式,更是经济、文化交流与互动的桥梁与纽带。

时代在变迁,经济在发展,家具作为一种商品在市场上流通,具备经济性是必然的,中国艺术家具背后的文化与历史通过流通得到不断的传播,同一种文化形式的地域性差异在流通中百花齐放,故艺术家具的经济性尤为重要。

艺术家具的经济性并非是只停留在物质层面之商品的经济性,而是基于精神层面之文化的经济性,此与国际奢侈品之内涵有异曲同工之妙。

4 艺术家具的风格与流派

   风格是时代的坐标,流派是文化差异的印记,任何艺术形式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这便是风格的差异化。而同一种风格,由于地域的差别,同样会出现多元化的表现形式,流派由此而诞生。艺术家具是时代的产物,不同文化形式相互碰撞的结晶,不论是古代艺术家具,还是近代艺术家具,亦或是当代艺术家具,均存在不同的风格与流派。古典风格(汉唐家具、宋元家具、明清家具等)隶属于古代艺术家具之列;海派家具诞生于中西文化交融之中,隶属于近代艺术家具;新古典、新海派、新中式以及新东方等新兴风格当属当代艺术家具之范畴。同一种风格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即流派,在古代艺术家具中,有苏作、晋作、广作、京作等,在当代艺术家具中,也有上述流派的发展以及仙作、东作等。

4.1 艺术家具的风格——时代的坐标

风格是一类事物总体特征的提取,具有综合性的特点。中国艺术家具并无时代的界限,其风格随时代而变,古典家具属艺术家具之列,海派、新古典、新中式、新东方与新海派也不例外。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其多样化的表现形式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与流派,远至史前,近到当代。古典家具是古代之经典,古代家具种类繁多,但并非样样经典,其中能够反映中国文化的、具有时代精神的、具有传承意义的、工艺精湛的、造型优美的家具当属经典之作,即为古典家具。

    时代在进步,不同的文化形式相互交融,新风格的出现实属必然,文人向往自然的纯朴,所以成就了明式家具的辉煌;皇帝执着于权威的力量,故造就了清式宫廷家具的威严与壮观;上海市民欣赏外来文化的时尚与新奇,海派家具应运而生。虽然海派家具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风格形式,但是其是传统家具迈向现代的标志之一。

            

风格具有一定的周期性,每一种风格都会经历波峰与波谷,古时之经典正如后人的博物馆,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囊括了古人之智慧,正因为如此,模仿、借鉴与改良古人之设计已不是偶然,新古典风格便由此兴起。海派家具作为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桥梁,上承传统文化之精华,下启现代中国设计之先锋,在市民意识的酝酿下,形成了有别于中国传统家具的家具类型,故对于海派家具的改良也是匠师们所青睐的,新海派家具悄然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设计不可能停滞不前,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即使匠师们多么钟情于古时之经典。时代的发展与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均决定了家具功能的变化,一成不变的设计已不再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于是新中式、新东方等现代中国现代艺术家具开始萌芽。由于家具设计有传统与现代之别,故新东方、新中式等风格在不同行业的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

从古代艺术家具到当代艺术家具,从古典家具、海派家具到新古典与新海派再到新中式与新东方,均表明艺术家具的发展呈动态,有复古,亦有创新。

4.2 艺术家具的流派——地域性的展现

自古以来,风格与流派如影随形,一种新风格的出现,会带动众多流派的产生。正如前述,风格是时代的体现,流派则突出地域文化的差异性。

由于匠师们的手艺来自于不同地区的师傅,故对于同一种风格的诠释,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古典家具,有苏作、晋作、京作、广作、鲁作、宁作等等。众多文人集中于吴地,吟诗作对,赏石观花,造就了文气、工精之苏作家具的纯朴、自然、空灵与雅致。漆艺是中国传统工艺之一,漆艺与木材的结合见证了山西晋作家具的成长,其中以描金漆家具、推光漆家具与漆雕等最为著名。广州作为当时我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拓展了中国的艺术形式,使得西方文化成功的成为了我国艺术之点缀,产生了独具特色的广作家具。皇帝的意识孕育了气派、硬朗之京作宫廷家具的诞生,其繁琐的装饰,精湛的雕工都是“工巧”之美的体现。由于重农抑商的影响,鲁作家具的起步似乎晚于苏作、广作、京作等,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鲁作家具,兼有苏作与京作的影子,尽显中庸之道。宁波地区的硬木家具生产历史也颇为悠久,其镶嵌技艺(骨木镶嵌)颇具特色,宁式家具在独特的地域文化中萌芽、形成与发展。

     流派不仅局限于古代艺术家具之中,当代艺术家具也同样如此,而且当代艺术家具之流派又添新成员,如仙作、东作等,仙游匠师精通圆雕,在借鉴京作宫廷家具之造型的基础上,吸收了苏作家具的工艺,并结合本地之雕刻文化,仙作家具应运而生。而东阳之匠师则擅长建筑浮雕,在造型上,借鉴了广作家具之形,在工艺上,将建筑部件作为结构融入其设计之中,形成了有别于其他流派的东作家具。将不同的地域文化注入中国当代艺术家具的设计中,是继承有“根”之设计的重要途径。

5 结语

     艺术家具并非某一类家具的特称,而是一类具有“可传承性”之家具的总称,故有古代艺术家具、近代艺术家具与当代艺术家具之别。艺术家具隶属于人文家具,古今之内涵有所不同,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古时人文家具以“材美而坚,工朴而妍,假尔为凭,逸我百年”为古代艺术家具之精髓。而今,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工艺设计分会则在倡导“有根”设计的前提下,提出了“工艺——让技术成为艺术,设计——让时尚成为经典”,开启了当代艺术家具设计之路。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常熟市东方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环睦木业(上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