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工艺设计分会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首页> 制作工艺> 张辉:百宝嵌工艺——四百余年的潮起潮落

张辉:百宝嵌工艺——四百余年的潮起潮落

2017-01-17 作者:张辉 浏览:425 来源: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摘要

美学家宗白华在《美学漫步》中指出:“芙蓉出水”和”错采镂金”代表了中国美学史上两种不同的美感或美的理想。

美学家宗白华在《美学漫步》中指出:“芙蓉出水”和”错采镂金”代表了中国美学史上两种不同的美感或美的理想。这两种美感或美的理想,表现在诗歌、绘画、工艺美术等各个方面。错采镂金属于人工雕琢的美;芙蓉出水属于天生丽质的美。楚国的图案、楚辞、汉赋、六朝骈文、颜延之诗、明清的瓷器,一直存在到今天的刺绣和京剧的舞台服装,这是一种 “镂金错采、雕缋满眼”的美。汉代的铜器陶器,王羲之的书法,顾恺之的画,陶潜的诗,宋代的白瓷,这是 “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以此类推,传统的百宝嵌作品属于镂金错采之美。

百宝嵌是明清时期木器和大漆制品上的一种高档装饰工艺。它以珊瑚、玉石、水晶、玛瑙、象牙、犀角、螺钿、珍珠、珍贵木材和金银等材料嵌入木器和漆器上,形成花卉翎毛、人物山水等装饰图案,用不同质感和色彩的材料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令器物焕发华丽的风采,创造更多的视觉感受和心理愉悦。同时珠玉宝石之荟萃也彰显使用者的雍容华贵的生活品质。

细致地说,百宝嵌材料和工艺为三类:珠玉宝石类材料,以砣具和金刚砂切磨;竹木牙角类材料,以刀具雕刻;金银类材料,需铸造、錾刻。

在制作上,除构图和工艺外,百宝嵌的材料调配、色彩协调对比也是考验制造者的审美的关键。

晚明嘉靖年人周柱,因擅长百宝嵌,成为一代名家,其作品称为“周制”,所以周制在明清时期也成为百宝嵌的代名词。

晚明领袖文坛20年的王世贞(1526年~1590年)在《觚不觚录》中说:

今吾吴中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朱碧山之治银,赵良璧之治锡,马勋治扇,周治治商(镶)嵌,及歙吕爱山治金,王小溪治玛瑙,皆比常价再倍。而其人至有与缙绅坐者。近闻此好流入宫掖,其势尚未已也。

晚明由于良匠高手技艺在社会上备受推崇,像文坛盟主王世贞对他们也垂青有加,其文中表露了这样的几个要素;一是吴中地区,周治之镶嵌工艺与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角齐名,而且“皆比常价再倍”,是正常价的两倍。更重要的是,这些匠人社会地位很高,有的可以与缙绅士大夫在一起同起同坐。他们的上佳作品 “流入宫掖”,被进贡到朝廷。

史称《觚不觚录》“自序谓伤觚之不复旧觚,盖感一代风气之升降也。虽多纪世故,颇涉琐屑,而朝野轶闻,往往可资考据。”“盖世贞弱冠入仕,晚成是书,阅历既深,见闻皆确,非他人之稗贩耳食者可比,故所叙录,有足备史家甄择者焉。”可见王世贞之论可信度较大。

明末清初的张岱(1597—1679)《陶庵梦忆》云:

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周柱之治嵌镶,赵良璧之治梳,朱碧山之治金银,马勋、荷叶李之治扇,张寄修之治琴,范昆白之治三弦子,俱可上下百年保无敌手。

但其良工苦心,亦技艺之能事。至其厚薄深浅,浓淡疏密,适与后世赏鉴家之心力、目力针芥相投,是岂工匠之所能办乎?

盖技也而进乎道矣。

明清之交的张岱是一个纵欲玩世、豪奢享乐的纨绔子弟,但又是一时之文杰,他也看重“周柱之治嵌镶”,而且自问自答,这难道是工匠能做到的吗?当技艺达到巅峰后,就触及规律之“道”。

从文坛盟主王世贞“其人至有与缙绅坐者”,到大世家子、大名士张岱的“盖技也而进乎道矣。” 可以看出,当时社会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旧的社会阶层观念,也可以感到,当时的文人对于能工巧匠的敬重之情。其目光、境界可能要超越今天的文化人。


清初王士祯之《分甘余话·卷二·奇技淫巧》载:

康熙乙丑,余奉使南海,见六榕寺(在今广州市)一立佛像,皆以珠玉、珊瑚、玛瑙、琥珀、蜜蜡、车渠诸宝庄严之,已为希有。顷闻京师鬻一紫檀坐椅,制度精绝,亦以珠玉等诸宝为饰。一方伯之子欲以百二十金购之,德州李庶常文众力阻之,乃已,此真所谓奇技淫巧者也。

康熙乙丑年是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文中所云百宝嵌之紫檀座椅未说明是一般扶手椅还是大型之宝座,欲卖“百二十金”,即一百二十两白银,这在当时是相当高昂的的数字。当年,紫檀家具已有极高的价格。王士祯是清初杰出学者、文学家,清初文坛公认的盟主。其诗清新蕴藉,推崇 “自然”、“含蓄”之说,以“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为作诗要诀,。所以他对属于镂金错采之美的百宝嵌还是存在成见,将工艺复杂、宝石铺张视为奇技淫巧。不过,由此可见“百二十金”之价格的可信度。

一百二十两白银,是一个什么数字呢?清初朱彝尊《曝书亭集》载:

万历器索金数两,宣德、成化者倍蓰之,至鸡缸非白金五镒市之不可,有力者不少惜。

清初的朱彝尊说,在当时,万历的瓷器,要价为数两白银,宣德、成化的瓷器是其五倍,“蓰”为五倍。“鸡缸非白金五镒市之不可”,古代二十两为一镒,五镒为百两。这段文字说明,一只成化斗彩鸡缸杯当时的价格基本是一百两银子。那么“一方伯之子欲以百二十金购之”的百宝嵌之紫檀座椅,价格是高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

清代吴骞(1733—1813)大为乾隆、嘉庆年人,其《尖阳丛笔》日:

明世宗时,有周柱善镶嵌奁匣之类,精妙绝伦,时称周嵌。常为严氏所养,严败被籍,诸器皆入内府,故人间流传绝少。

吴骞所言,周柱为嘉靖年大权臣严嵩家所养。此条史料内容殊奇,前所未闻。又由于《尖阳丛笔》为清嘉庆年间著作,去明代嘉靖年远矣。周柱为严嵩家所养一说孤证难立。而且,明嘉靖《天水冰山录》中,查抄严嵩父子家产清单中,记有嵌螺钿大理石床、堆漆螺钿描金床、嵌螺钿梳背藤床等,未见百宝嵌家具。

但是,“周柱善镶嵌奁匣”一语却准确表明了女子梳妆的奁匣等小件是百宝嵌的重要载体。奁匣为梳妆匣,为嫁妆中必备。这和我们看到的一些清早期、清中期的(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百宝嵌实物几乎没有明代制品)百宝嵌匣、盒、箱是吻合的。许多匣盒的百宝嵌图案基本上是喜从天降(喜鹊登梅)纹、榴开百子(求子)纹、百子图。含有祝贺新婚、祈求得子之意。可以肯定,清早期的百宝嵌工艺品多是富有家庭在婚嫁时使用的。

实例如黄花梨百子图官皮箱(图1)上多组百宝嵌图案以象牙和各色宝石镶嵌而成。盖顶图案以石榴纹为主,取榴开百子意,求嗣之意不言而喻。另有喜鹊纹,取喜从天降意。箱门为百子图,为祈子愿望又一次表达。整体图案表达多子多福观念。百子纹与新婚志喜、祈子祝愿的关系密切相关,表达了男女成婚时最重要的期望,是婚嫁用具上约定俗成的常用视觉符号。

图1 清早期 黄花梨百子图官皮箱

长36 厘米 宽26 厘米 高36 厘米

(香港两依藏博物馆藏)

清早期、清中期,不仅是匣、盒、箱上有祝贺新婚、祈求得子的百宝嵌图案,家具、文具上也有此类纹饰。

实例如黄花梨嵌螺钿喜鹊石榴纹南官帽椅(图2) 整体造型和细节制作均十分完美,无可挑剔。尤其吸引人们视线的是靠背板上的百宝嵌喜鹊石榴纹,寓意“喜从天降”和“榴开百子”。

图2 明末清初 黄花梨百宝嵌喜鹊石榴纹南官帽椅

长61.5 厘米 宽44 厘米 高 121 厘米

(香港两依藏博物馆藏)

紫檀百宝嵌喜鹊登梅纹笔筒(图3)上,以象牙、螺钿等镶嵌出喜鹊登梅纹,喜庆寓意明确。制作上,构图和色彩极其考究。

图3 清中期 紫檀百宝嵌喜鹊登梅纹笔筒

清代钱泳(1759—1844)在《履园丛话》中云:

周制之法,惟扬州有之。明末有周姓者,始创此法,故名周制。其法以金、银、宝石、珍珠、珊瑚、碧玉、翡翠、水晶、玛瑙、玳瑁、车渠、青金、绿松、螺钿、象牙、蜜蜡、沉香为之,雕成山水、人物、树木、楼台、花卉、翎毛,嵌于檀、梨、漆器之上。大而屏风、桌、椅、窗槅、书架,小则笔床、茶具、砚匣、书箱,五色陆离,难以形容,真古来未有之奇玩也。乾隆中有王国琛、卢映之辈,精于此技。今映之孙葵生亦能立。

钱泳为清嘉庆道光年间人,熟悉的是“乾隆中有王国琛、卢映之辈,精于此技。今映之孙葵生亦能立。”所说“大而屏风、桌、椅、窗槅、书架”、“嵌于檀、梨、漆器之上”的情景应多是清中期以后的事了。

至乾隆之时,百宝嵌工艺已臻成熟,富丽堂皇,辉煌一时。大清乾隆时期,是一个在家具装饰上玩出万般花样的年代。它极尽雕饰,铺陈淫靡。但在林林总总的纹饰中,最豪奢华丽、鹤立鸡群的依然是百宝嵌。

民间之精品必然供奉皇宫内苑,百宝嵌在亦不例外。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大量大器型百宝嵌家具,代表着百宝嵌的鼎盛之作。其巧匠妙手施作实例极多,可见于故宫出版社相关图书。这里仅举两例,紫檀百宝嵌宝座(图4)、紫檀百宝嵌大围屏(图5),可见其精美卓然。

图4清乾隆 紫檀百宝嵌宝座(故宫博物院藏)

图5清乾隆 紫檀百宝嵌大围屏(故宫博物院藏)

嘉庆皇帝为人简朴,但亦喜用百宝嵌器物,钱泳《履园丛话-丛话十二》道:

嘉庆十九年,圆明园新构竹园一所,上夏日纳凉处。其年八月,有旨命两淮盐政承办紫檀装修大小二百余件,其花样曰榴开百子,曰万代长春,曰芝仙祝寿。二十二年十二月,圆明园接秀山房落成,又有旨命两淮盐政承办紫檀窗棂二百余扇,鸠工一千余人,其窗皆高九尺二寸,又多宝架三座,高一丈二尺,地罩三座,高一丈二尺,俱用周制,其花样又有曰万寿长春,曰九秋同庆,曰福增贵子,曰寿献兰孙,诸名色皆上(嘉庆皇帝)所亲颁。

以上史料称为周柱的名匠,也被称为周翥、周制,均指一人。今天我们所见的百宝嵌遗物,一般称为周制风格。器底有字款者,多为嵌银丝“吴门周柱”,而未见“周翥”。当然此类“吴门周柱”亦多为他人假托。明晚期,个人品牌风尚初立,但转瞬间,名号便被全行业共享。最后,发展到你名周治、周柱,我称周翥,彼时言生在苏州,此时号产自扬州。社会没有个人的权利,必然形成明清时期的品牌特色。

清代谢堃(1784—1844)《金玉琐碎》:说:

周翥以漆制屏、柜、几、案,纯用八宝镶嵌。人物花鸟,亦颇精致。愚贾利其珊瑚宝石,亦皆挖真补假,遂成弃物。与雕漆同声一叹。余儿时犹及见其全美者。

谢堃与钱泳同为嘉庆道光年人,从《金玉琐碎》这条史料中可以看到,繁华过后的末世之态,巅峰之后,遂有沦亡。“愚贾利其珊瑚宝石,亦皆挖真补假,遂成弃物。”当时,一些愚劣的古玩商把百宝嵌家具上的珊瑚、宝石等物挖下牟利,再补上假品,旧日全美者遂成废物。

晚清以后,国势日趋衰落,百宝嵌工艺日益式微。十年动乱后,此技艺几临断绝。

潮起潮落,百宝嵌工艺经过历史的断层,今天又开始复兴于仿古家具领域。近年来,南北方少数追求高端传统工艺的厂家,潜心于百宝嵌之技法,遥承先辈哲匠之巧思,在濒于失传之境中,恢复了四百年的文化和技艺文脉。实例如紫檀百宝嵌花鸟纹罗汉床(图6)、红酸枝百宝嵌花鸟纹四出头官帽椅(图7)。代表一个民族长久的价值观念、审美风尚的艺术臻品生命之树常青。

图6当代 紫檀百宝嵌花鸟纹罗汉床

图7当代  紫檀百宝嵌四出头官帽椅

古往今来,百宝嵌代表着最多贵重工艺品材质、最复杂的工艺的成套使用。它基本与财富盛世相伴随,盛衰与共。这是为何呢?

经济发展、市场活耀以后,高品质的奢侈品必然接踵而来。理解作品奢侈度往往是从产品品质角度进行的。百宝嵌财力耗费、视觉炫目,无疑是古今通用的超级奢侈品。此类奢侈品不仅仅具有物质使用功能和感官享受功能,而且更多的是富贵阶层以此显示自己的地位身份。

以消费理论看,当一种商品能够为消费者提供身份、地位、阶层等的象征,具有彰显社会等级和进行社会区分的功能时,就有了一种特殊的商品符号价值。消费与某种社会地位、名望、荣誉相联系时,就是符号消费。符号消费中,人们所追求的并非商品的物理意义上的使用价值,商品再也不是简单的物品,而是一连串附加的象征性、文化性。隐含其中的文化意义和社会价值更为重要。它是一系列的价值符号,因此,这样的艺术品具有了社会意义和文化生命。

经济学家认为,奢侈品是价值与品质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又是无形价值与有形价值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其无形价值已远远大于其使用价值了。所谓的无形价值即奢侈品的密码,就是其蕴涵的富贵文化。奢侈性活动中,耗资巨大、炫耀性强烈的商品永远是占有大量社会财富的少数精英人群的专属用品。

奢侈品还代表一种高品质的生活方式。注重物质体验和感官享受是人之天性,这些构成了人类美好生活的一部分。人类文化也具有追求高品质艺术品、享受有审美价值产品的特性。消费高端工艺品是人生的生活乐趣和目标。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