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工艺设计分会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首页> 名人介绍> 刘传生自述:大漆家具的前四十年已过,后四十年可期

刘传生自述:大漆家具的前四十年已过,后四十年可期

2018-08-14 作者:刘传生(口述) 汤石香(采访整理) 浏览:793 来源:中国红木艺术家具网

摘要

刘传生,北京“万乾堂”主人、《大漆家具》作者。




刘传生,北京“万乾堂”主人、《大漆家具》作者。
我初涉古典家具领域,是在1984年,最早接触大漆家具就应该是1990年左右了。
大漆家具这个行业的开始,是在1978年之后。当时欧美一些国家的艺术家、收藏家被中国古代大漆家具的漆灰工艺和造型制式所折服,才有了港澳台的部分古董商在欧美市场的影响下,来大陆收购黄花梨和大漆家具。
那时来北方收老家具的客商主要分三种:专玩硬木的、玩髹漆和大漆的,以及少数软硬通吃的。(编者按:刘传生将大漆家具定义为制作具备胎上披灰或披麻挂灰环节的髹漆家具,以示与一般的漆木家具的区别。)
当时的代表人物,有香港的黑洪禄先生、李悦华女士,还有澳门的冯英柱先生等等。

14~15世纪 黑大漆佛龛上参差如鱼鳞的断纹。断纹之美也正是大漆家具区别于其他未经髹漆家具的特征。
1983~1985年左右,就发生了转变,有一些老外自己顺藤摸瓜,摸到了源头地。当时来北方的老外,也有几个有影响力的,比如美国的白德曼,法国的沙皮,还有瑞典的文少力,英国的阿曼德、大卫等等。
这一时期,经营髹漆家具的老外主要看中的是大漆家具的工艺、做法,还有家具的年代。他们对于材质虽然也关注,但不是首选。多数老外把东西买过去,是用来装点空间的,也就是一边用一边欣赏,但要从认知高度来说,多数老外的认知还是有限的。

16世纪 黑大漆嵌骨香几


就国内情况而言,这一时期经营髹漆和大漆家具的主要分南北两方。


北方地区主要以北京、天津为主,当时经营这些的有国营单位,比如信托公司,还有外贸公司。同时也有一部分人在私下经营,做得比较有影响力的,当时天津有马可乐先生,北京有吴宝庆、赵小贝、张桂林、杨进孝等一批人,现在都属于元老级的人物了。那会儿虽然没有大的市场和集散地,但是大漆家具的流通,可以说是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了。
南方地区古家具市场和行业发展形成一定规模,从时间上较北方来讲稍晚一些,主要以广州、珠海等地为主。较有影响力的人物有蒋念慈、林实发、刘科、袁唯娇等。

15~16世纪 黑大漆四出头官帽椅
那一时期,国内对于大漆家具的概念也并不是十分清楚。大家择物的标准各不相同,可谓是五花八门。比如有买大漆的,有买高古的,还有专门按黄花梨模样买的,玩法很多,也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基于当时货量大,价格相对便宜,入行门槛低,所以玩大漆家具的人,还是不在少数。
受年代的影响和眼界的局限,当时大家唯一的目的就是赚钱,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研究。但平心而论,这些人为大漆家具行业的发展,确实都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1.

大漆家具永远能被认知和认可,只是认知的程度有差别而已。

我是在1990年开始接触大漆家具的,那时大漆家具的价格是几百几千,最多几万元。

记得当年,我们帮一位曾姓香港客人代收一些造型制式类似于黄花梨的髹漆或大漆家具,一对榆木的四出头官帽椅,给他的价格是1500~1800元,我们自己收也要800~1000元,基本上就是这么点微利。
做工一流,造型制式和黄花梨一模一样的核桃木马蹄腿围子床,且后围子嵌黄花梨草龙两条,也只能卖到7000元,那时候一张黄花梨围子床已经能卖好几万了。



说实话,因为利润太少,有时真不想碰髹漆家具。
所以从以前到现在,古代家具这个行业始终呈现一种现象,就是玩紫黄的人,看不上大漆家具,觉得大漆家具没价钱,破烂。可大漆家具真就是没价钱的破烂吗?

16世纪 黑大漆麒麟纹圈椅(七只中的一只),20世纪90年代末,此组圈椅被瑞典艺术家寻走。刘传生于2004年有缘得见,为其风华所折服,认定这是中国古代大漆家具的典范之作,欲纳藏,备研究之用,但因价格甚高而未果。2007年再次尝试,价格抬涨,却仍难割舍。直至2010年恒心所至,终得如愿以偿。
听北京华夏的一个老员工,也是一个老朋友说过一个故事: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东华门外边有一家北京信托公司,他们收购了一对黑大漆嵌百宝的大柜,开价8000元,被一个澳门的客商看上了。讨价还价之后,最后是6800元成交。
澳门的这个客人其实对大漆家具的认知很高,成交以后觉得这东西买得太便宜了,他怕卖方反悔不卖了,就立刻把钱付清,催着卖方的工作人员赶紧找个车运走。那时候交通可没有那么发达便利,卖方哪里能临时安排车来。无奈之下,这个客商就自己跑到马路上去拦了辆卡车,立马运走。

15~16世纪 黑大漆翘头案
这个故事说明,好东西就是好东西,沙子里面埋不住金,它永远能被认知和认可,只是认知的程度有差别而已。这也正是多数人对髹漆家具和大漆不够深入了解和认知的体现。
其实髹漆家具才是华夏家具的母体,大漆家具是髹漆家具中的瑰宝,无论是论造型,讲工艺,还是谈艺术,亦或是挖掘它的文化,它才是真正的博大精深。它的厚重,没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审美高度是看不明白、看不懂的。

15~16世纪 朱红大漆高束腰供桌。2007年冬,刘传生应好友之邀,奔赴晋北大同,凌晨两点便登楼查看,暗淡的光亮掩盖不住古物之美,如今回想,依旧心潮澎湃。于晋北地区所出同类供桌中,此桌荣登冠位当之无愧!
所幸的是,这么些年过去了,大漆家具的魅力不断地被人们发现。体现在市场价格上来说,2000年左右,最高一件可以达到几十万了;到了现在,无论是私下交易还是在拍卖行,几百万的也出现了,甚至还有更高的。
这种现象的背后,更加说明大漆家具还是能被一部分人最先认知,或者说为他们所喜欢的。
2.
大漆家具还有很大的空间
尽管国内目前大漆家具的行情,较以前来讲,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是该挖掘的几大价值还是相差甚远,包括市场价值,还有很大的空间。
比如我收藏的“16~17世纪 黑大漆撒螺钿圆角柜”。
它的制式造型以及局部的线条转角的处理,可以说是相当到位。仅以柜子门边的上下门轴线条来说,粗细的变化,高低的起伏,以及它们之间的比例关系,这个尺度的拿捏应该说是差一点都不行,粗了,它就显笨,细了,就有点显弱。

16~17世纪 黑大漆撒螺钿圆角柜。此柜比例修长,各部位的衔接过渡恰到好处,通体披麻、挂灰、髹黑大漆、撒螺钿,富丽堂皇,摄人心魄。
这如果是在一个木质家具上,好做。因为它可以先放粗一点,觉得不够细,就往下刮一点,不够再刮,刮到直至你觉得满意为止,它容得你来修整。但如果换成一件大漆螺钿的家具,这种工艺的实施就没那么容易了。

16~17世纪 黑大漆撒螺钿圆角柜(局部)
首先木胚得拿捏掌控到位,还得考虑最后这一道漆灰的厚度。而漆灰呢,时间不到软的时候不成形,时间一过硬了就弄不动,所以必须在火候适中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技术完成。
也就是说,比起木质柜子,这样一件黑大漆螺钿的柜子,它所实施的工艺、对师傅技艺的要求上来说,与前者可谓天壤之别。
再者,就同样造型的一只黄花梨柜子,先不论价钱高低,你能买得到,因为它还是比较多的。而黑大漆螺钿的,它不是你花钱就能买得到的东西,因为稀有。但是就目前市场的认知度和人们的观念来看,恐怕两者的价钱应该还是相差甚远,这是不正常的。

18世纪 黑红大漆绘书柜
再比如下面这件宋代样式榆木髹漆八条腿的几案,论造型美不胜收,论制式宋味十足,讲工艺,也是一丝不苟。
这样的东西,黄花梨材质的,从来就没出现过。假如有一件黄花梨材质的出现,以现在紫黄市场的行情来判断,拍不出上亿的价钱,也得拍个七八千万。

清作宋式八足几案,与宋代刘松年《西园雅集》对比可见此几案宋味十足。
但是这样一张榆木髤漆的孤品,别说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就是在那些对大漆家具、高古家具的认知和喜爱比较深的,所谓的这些发烧友的群体心目当中,它的价格能以百万为单位计算就不错了。它们与黄花梨之间的价格和价值差是不成正比的,是不合理的。
3.
欧美人与中国大漆家具
聊起对大漆家具的认知和喜爱,不能不提欧美人。大漆家具最早的认知和发现,也是由欧美人开始的。有时候我会感叹他们对于大漆家具的钟爱。
就时间而言,我们的大漆家具在一百年前甚至更早的时期就出去了,比起硬木家具它更早被外国人所喜爱。就数量而言,国外馆藏的大漆家具也是超过硬木家具的。

16世纪 黑大漆卷球足榻

16世纪 黑大漆卷球足榻(局部),此种腿足形制在架子床中有见几例,然作为平榻,至今尚为孤例。
个人的例子就更多了。比如大家都比较熟悉的罗汉,他深知中国大漆家具的内涵和潜力,几十年来收藏了不少大漆家具,尤其是宫廷里的,他收藏的一对“清雍正 红漆彩绘戗金花卉螭纹绣墩”,当属宫廷大漆家具的佼佼者。
罗汉多年来收藏了众多精美的中国髹漆家具
(图片提供:罗汉)
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法国老太太Nico,她们家算是开了百年的老店了,她的父亲特别喜欢中国的大漆家具。
在她那,我看到了一个账本,本上记着她的父亲从1920年开始都买了哪些中国大漆家具,什么时候买的,一件多少钱,东西大致什么年份等等。还有一些老照片,都是她们的生活照,照片里有好多我们的大漆家具,这也能反映出,当时法国也是有一拨中国大漆家具发烧友的。

16~17世纪 黑大漆烛台
另外,她们家修复中国大漆家具都是按照我们的古法,而且上到六七十岁的老师傅,下到年轻美貌的小姑娘,都修得非常非常认真,这种态度真是值得我们学习。
再有一种现象也足以说明问题,由于文化的差异和不同,她们把皇帝宝座后面大漆雕填戗金工艺的五屏风分别改制成其他的家具桌面,虽然是一种毁坏,但她们赋予它第二次生命的同时也能证明它的价值所在。
4.
前路漫长,还需大家共同努力
不管怎么说,正是因为有欧美人最早的认知,才影响到了我们的国人,收藏家、经营者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观念有了明显的改变,也有了越来越多的研究者。
前些年马可乐先生的《可乐马选藏山西传统家具》,还有朱宝力先生《明清大漆髹饰家具鉴赏》等一些著作,都对大漆家具的推广和研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2013年,丁文父先生的《中国古代髹漆家具:十至十八世纪证据的研究》与我的《大漆家具》一书,针对大漆家具的研究与深入更是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几本关于大漆家具的著作
目前也还有不少的论著都正在进行中,比如柯惕思先生有关于中国带款家具的书,还有陈增弼老师生前的研究资料都在整理当中,其中都涉及到了大漆家具这个版块。大家都在从不同的门类以不同的视角入手,进行多方面的探讨和研究,研究成果也不少,但也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
首先,对于大漆家具的研究目前还是有一个统一的方向,不成体系。大家各自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成果呈散片状,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没有覆盖性,所以影响力还是不够大。各研究各的,这样有时也会造成片面性的认知和误解,会导致研讨进程迟缓,甚至得出错误的结论。所以还是建议大家在求同存异的前提下,多交流合作。
其次,相关的展览以及讲座活动等,目前来讲还是太少了一些。除了广大的爱好者、研究者之外,也需要各大拍卖公司,多做一些宣传和推动工作。

15世纪 朱红漆戗金龙纹元宝箱
第三,无论推广研究也好,宣传也罢,前面的路都是漫长的,还有许多的工作,有待我们大家乃至国家相关部门共同来做。目前的研究与探讨多以民间力量为主,大多是一些爱好者在做,可大家的能力总归是有限的。所以我有时也在想,如果古代家具这种艺术或者说这个门类能纳入各大艺术院校的教学课程和研究领域就好了。
第四,搞艺术的也好,学设计的也罢,别的国家的东西可以借鉴,但它不是最好的,更不是万能的,我们老祖先留下来的东西,你是因为没有接触、没有认知,所以没有尝到它的甜头。是时候该了解一下了,它的博大精深是你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此外,如果政府的相关部门、各大博物馆等等都能共同努力参与推动,或许效果会更加显著一些。

15世纪 朱红漆戗金龙纹宝箱上的漆断,与其上隐隐可见的龙纹。
这样一来,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能够得以发扬光大,传统工艺的精髓也能得以传承,有益于社会、造福于人类。这其实正是民族文化伟大复兴践行的实际内容所在。


【口述:刘传生   采访整理:汤石香  图片提供:万乾堂  感谢退藏】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